狛枝在我身下喘。

战B,三国,KP看过来!!!!

【濑户内相性100问】(后50问

懒得要死的我终于丢后50问,其实中途出了点意外才迟了.填完坑cryyyyyy

※解释下毛毛的“哼”是冷哼(哼↘)并不是那种傲娇极了的“哼↗”


幸村: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濑户内夫夫相性100问!接下来会进行后50问!嗯在下先看看…这,这都是什么!!!破廉耻啊!!!!!!!!!!【捂脸扔题目牌】

政宗:怎么了honey。【走上台捡起牌】wo相当有趣。小十郎!

小十郎:政宗大人有何吩咐。

政宗:把honey带下去买点团子平抚下他的心情,我在这继续主持节目,麻烦你了小十郎。

小十郎:是,政宗大人。

佐助:【瞬移到小十郎面前】把旦那交给我就好了。

小十郎:可是政宗大人…猿飞,一起去吧,好久没和你聚聚了。

佐助:片仓旦那请客?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政宗:Be quiet!刚刚发生了点小意外,接下来由我澳洲笔头伊达政宗来做主持。

51.政宗: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元亲:……【偷偷瞄眼毛利】

元就:【不爽+低沉+黑气四处散发】

元亲:俺…是下面的。

元就:啧。

政宗:【努力憋笑ing】

52.政宗: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元亲:从幼时开始就想着要反攻了,想着把松寿丸压身下也不错什么的~

元就:长曾我部元亲——今晚的轮刀茄子加点番茄酱,呵。

元亲:【冒冷汗封口】

53.政宗: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元亲:满意!

元就:不满意!

元亲:哪里不满意啦毛利?好好享受多好。

元就:吾哪里都不满。好的话跟吾调转下位置。

元亲:好好好下次让你在上面…。

政宗:还是我家honey最听话。

54.政宗:初次H的地点?

元亲:毛利办公事的桌旁。

元就:这都是什么题目…【阴沉】

55.政宗:当时的感觉?

元亲:扑倒了毛利有种猎物到手的快感!

元就:墨水撒公文上了之后一定要剁了他。

政宗:wait毛利元就你的重点好像哪里不对。

元就:【咬牙】反正都是死。

56.政宗:当时对方的样子?

元亲:有点慌可爱极了好像一只小动物!!试图反抗还是被俺压了。

元就:非人哉。

57.政宗: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元亲:呀早安毛利~还舒服吗。

元就:长曾我部赔吾写了两天的公文。

政宗:所以说毛利元就你重点真的不对吧?!哪有人被扑了后先关心其他事的,你的思想果然different。

元就:那可是吾熬夜写完的公文——。

政宗:……。

58.政宗:每星期H的次数?

元亲:不定量。

元就:不节制吾真的很困扰,哪晚趁机抹杀汝算了。

元亲:谋杀亲夫啊毛利?!俺会注意的啦。

元就:哼。

59.政宗: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元就:一次也没有。

元亲:起码来个五六次!

元就:不必多言长曾我部。立刻拿起汝的武器,吾人将以日轮的威光惩戒汝不纯之念。

政宗:Hey!风魔小太郎麻烦设个结界。

【接下来是家暴场景好孩子请勿模仿。以及并不是偷懒或不会写请自动脑补。】

60.政宗:那么,是怎样的H呢?

元亲/元就:【噼噼啪啪啪啪啦啦啦仍在打斗】

政宗:居然敢无视我独眼龙!喂你们俩个…

元亲/元就:闭嘴!别掺合!

政宗:【伐开森地搬凳子坐一旁】

半小时后

政宗:怎么还没打完啊……现在可是在录像的。

小十郎:政宗大人您可以休息下,我已经托摄影的剪掉打斗这段了。

政宗:oh小十郎你回来了,honey呢?

小十郎:被猿飞送回武田那边了。

政宗:武田家的忍者…混蛋。

小十郎:后五十问不是有少儿不宜的吗,真田回去了也好。

政宗:【死目瞅瞅两个刚打完的清清嗓子】如果两位打完了就请回位,节目继续。

元亲/元就:【气喘吁吁坐回原位】

61.政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元亲:没有。

元就:【还在嗔气选择沉默】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元亲:颈窝,腰侧。

元就:不、知、道。【这儿是逐渐升调的语气】

元亲:毛利,不要再生气了,俺明早给你去钓最新鲜的鱼煲汤喝。

元就:不需要。

63.政宗: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元亲:身娇体柔手感好。

元就: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umm…这里代入幼时到现在看就明白了

政宗:well…。

64.政宗: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元亲:喜欢,毛利的身体一旦碰到就停不下来了!

政宗:不明液体从嘴里流出来了注意形象。

元就: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最讨厌。让长曾我部看到吾难堪的样子吾很排斥。

元亲:那时的毛利是最可爱的呐~

元就:汝是否还想打上一场。

元亲:【摇头】

元就:那就别说过多的废话。

元亲:嗯嗯。

政宗:honey我想你了…。

65.政宗: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元亲:毛利的房间。

元就:再敢弄坏门和窗汝一辈子也别想碰吾。【嫌弃脸命令】

元亲:这样俺进不去啊。

元就:那就别进了。

66.政宗:您想尝试的H地点?

元亲:海底!

【全场人员眼睛瞪得老大用看蛇精病一样的眼神盯着】

政宗:这是有多喜欢海。要怎么呼吸,还有这影响海底动物的生活环境。

————————————

元就:长曾我部汝满脑子装的都是屎吧!

元亲:俺满脑子装的都是你啊!

抱歉不小心播放错误,重新加载下。

滴————————————

由于场面太过血腥已糊成一片马赛克。

政宗:节目再次出现混乱,因此停播一小时,请在场人员做好防卫工作,谢谢。

一小时后

政宗:现场已修复完毕,请各位安全入座。awful,毛利元就真是一大势力啊…后50问的怒气都噌噌上窜了。请两位夫夫重新登……

【毛利元就拖着长曾我部元亲的衣背淡定走出场,沿着拖的路线是一条血路,长曾我部元亲脸部太过凶残已打码】

67.政宗:god…那么继续。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元亲:$#&*%_`#$

政宗:西海之鬼麻烦你说大点声!you see?!

元就:长曾我部。

元亲:∑

元就:好好说话。(↑↑↑黑烟↑↑↑)

元亲:#*$是……!前!毛利有洁癖所以一定要在做前洗!

政宗:喂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包扎下。

元亲:不用……下一题。

68.政宗:H时有什么约定么?

元亲:没有吧毛利?

元就:吾的脑子当时已经一片空白怎么会记得…。

69.政宗: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元亲:哈哈哈哈哈…有……【干笑小声地】

元就:没有。呵当海贼头目都不知道近多少女色,分明是个淫贼。

元亲:俺和弟兄们可是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俺可要澄清这点。那些女人是送来的,不要白不要嘛……。毛利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在俺除了你谁都不会碰!

元就:喔是么?最好连吾也不要碰。

元亲:不行,没有毛利俺会很寂寞的。

元就:【别头】

70.政宗: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元亲:反对。

元就:既然反对那当初为何强上,吾可没答应。

元亲:俺……知道你早就喜欢俺了!所以才经过一番思考才下手的。

元就:自恋。

71.政宗: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元亲:西海之鬼的人也敢碰丫活腻了?!

【台下众人随手抱紧了旁边的人一同被威慑吼到打颤】

元就:有人能做到吾不惜花费钱财去请。

元亲:毛利你这么说俺会伤心的啦?

元就:反正也没有人能做到。

元亲:毛~利~~~~

72.政宗: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元亲:完全不会~心情通畅!

元就:……不会。

元亲:【瞥到毛利脸颊稍有点红窃喜地笑笑】

73.政宗: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元亲:拒绝。我发誓过只碰毛利了,不会食言。

元就:吾没有朋友。

政宗:ho…说得有点可怜啊。

元就:吾不需要朋友,无聊碍事。

元亲:没事毛利你还有俺,尽管地依靠俺。

元就:无需。

【台下弃子同好会:noooooo会长我们跟你做朋友啊!!!!我们爱你!!!!!】

元就:弃子闭嘴。

【弃子同好会:呀——!!!!!!!(麻麻这里有好多花痴救命x)】

74.政宗: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元亲:擅长。

元就:不擅长。

75.政宗:那麽对方呢 ?

元亲:不擅长。但不擅长才好主导权都在俺这!

元就:擅…长……。

76.政宗: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元亲:只要能开口说句话俺都喜欢。

元就:这是最后一次。

元亲:噗。毛利你的想法太纯真了。

77.政宗: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元亲:哪种都喜欢!无论是憋着还是愤怒还是呻吟都棒极了。

元就:吾不想去看他的表情,也脑补不出。

78.政宗: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元亲:不可以,俺已经是毛利的了。

元就:不可以。

79.政宗:您对SM有兴趣吗?

元亲:俺倒是没有……。

元就:长曾我部,吾很期待一试。(抖s理由来源于举动,花式虐小早川与部下,以及剧场版一句话:人类果然都是抖M.XDDD)

元亲:不,毛利你别。

80.政宗: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元亲:俺去直上。

政宗:作为鬼并非人脑袋果然缺根筋吧。

元就:如此甚好,吾会为此庆祝。

元亲:那毛利你得失望了。要庆祝俺随时随地都可以为你庆祝!

元就:那就没有意义了长曾我部。

81.政宗:您对强奸怎麽看?

元亲:看情况才能给予评价。

元就:【死盯着长曾我部元亲】恶、劣,粗、俗。

82.政宗: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元亲:开始时毛利的表情看得俺有点心疼。

元就:吾全程都是痛苦的。

83.政宗: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元亲:在俺船内的船舱,那时弟兄们刚好进来搬东西。

政宗:为什么是在船舱?!

元亲:秘密。

元就:该句是病句,吾拒绝回答。长曾我部汝还好意思提及。

元亲:嘛…单纯回答题目而已。

84.政宗: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元亲:俺认为毛利无时无刻都在诱惑。

元就:滚。

85.政宗:那时攻方的表情?

元就:从何时看他的表情都令吾作呕。

86.政宗: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元就:每次都是。

元亲:毛利俺很温柔地进入你的身体从来没有用过粗力啊。

元就:嘴上这么说实际并不是这样,长曾我部吾真的很想把汝扔进大海永远别回来。

元亲:俺不会游泳…。

(我愉悦地玩了这梗)

87.政宗: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元亲:惊慌失措,想推开俺。

元就:汝的气力太大吾根本动不了…。

元亲:松开了毛利你一定会跑掉的,到嘴边的猎物怎能放走。

元就:长曾我部汝原来还有智商此物。

88.政宗: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元亲:就毛利这样的,主动点更好。

元就:没有。吾更不想有。

89.政宗: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元亲:符合,没有再符合了的!

元就:吾没有理想的。

元亲:那为什么选择了俺这样的呢?

元就:……。

元亲:【笑】

90.政宗: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元就:若他用了吾当场就踢他走。

元亲:毛利这样很疼的…

元就:用了吾就不痛?

元亲:也就是说不用就不痛吗?!

元就:长曾我部汝的逻辑……。

元亲:俺逻辑怎么了嘛。

91.政宗: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元亲:记不清了,十来岁吧……?

元就:婚前前两个月。十来岁。【轻蔑啐道】

元亲:之前俺都解释了毛利…。

元就:看来姬若子真的不复存在了,虽然吾在那年已经断定。

元亲:过去的姬若子,现在的长曾我部元亲至少都会陪着你啊毛利。

元就:哼…。

92.政宗: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元亲:不是…。这连续的题目是拉仇恨的吧!

元就:是。

政宗:前田家的浪子说这是促进感情的。

元亲:事后得跟他好好谈谈了。

【在和别人谈话的前田庆次打了个喷嚏】

93.政宗: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元亲:【哔——————!】

元就:【向长曾我部元亲抡起日轮,血花飞舞四溅】请继续。

元亲:【奄奄一息倒地板上】

元就:长曾我部,起来继续别装死。

元亲:【秒吞复活币坐起】

政宗:这对夫夫玩得真happy。

94.政宗: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元亲:嘴角。那样毛利会超害羞的~

元就:眉心。(差不多是等于独一无二的意思哦www当然aniki不懂就是了)

95.政宗: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元亲:停下来放他走…。

元就:吾不懂取悦的含义更不会付于行动上。

元亲:毛利你不用取悦都已经很诱人了!

元就:长——曾——我——部————

元亲:毛利俺随便说的别在意哈哈哈…~

96.政宗: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元亲:毛利真软啊,喔腰好细,体香好独特,这个表情让俺欲罢不能,上等的极品…………balabala(语速x10)

元就:无礼!【赫然而怒站起一脚踩向长曾我部元亲胯下】(高跟鞋的杀伤力→ →…)

【在场的所有男人下意识捂住下体】

政宗:我感觉我的下体一疼……。西海之鬼你还活着吗?

元亲:【震悚捂着蛋弓腰】毛…毛利,要……要断子…绝,绝孙了……。

元就:汝早就断子绝孙了。

元亲:那个…独……独眼龙,还剩几题。

政宗:4题。要不先去修养…?可以晚点再继续节目。

元亲:不用……赶快吧,俺…还想晚上……吃,吃毛利做…的饭。

【台下长曾我部元亲手下感动哭:aniki!!!!大嫂……!】

元就:吾不是尔等大嫂!结束后吾,吾照顾他一点时间便是…。

元亲:【一脸值了】

97.政宗:一晚H的次数是?

元亲:两次。超…超过了毛利以……后会不,不理俺……的。

元就:知道便好。

政宗:【担忧瞅眼长曾我部元亲】

98.政宗: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元亲:俺……脱完自己的就…脱毛利的……。

元就:他。

政宗:【让小十郎取来笔和纸】写吧,别说了。

99.政宗:对您而言H是?

元亲:【接过笔和纸唰唰写起】:性福的,俺喜欢触碰毛利的身体,能切身体会到这是现实不是梦境。

元就:梦境……。长曾我部汝暴露了。

元亲:【纸上】:什么?俺以前并没有梦到与毛利结合之类的。

元就:【抢过笔】:死ぬ。

100.政宗: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元亲:【纸上】:毛利俺从不后悔与你相遇。

元就:嗯。

政宗:毛利元就不说点什么吗?

元就:吾自有安排。

政宗:那么濑户内相性一百问到此结束。观众请带走座位旁的垃圾,两位可以退场了,提醒下观众被拖进奇怪的教会与本节目一律无关,受刺激的观众可到“单身狗专区”去自行发泄但请勿毁坏。谢谢收看。【把麦给小十郎飞奔出现场】shit那对真闪瞎我了,honey我来了!!!!!!

——————————————

观众席

【台下的小弟拥上台把自家大哥抬走】

羁绊教教主又开始举办羁绊演讲会,洗脑模式全开,入教人员逐渐增多,入教的人员手臂上写着“羁&绊”,教主甚至贩卖起羁绊周边。你说上一场观众席喊“野鸭丝”的那位?他已经被顺毛了,在休息室等候。所以你能看见羁绊教教主脖颈还有几条血痕。

玩球的刑部已经耍起杂技,进行收费,观看的不同年龄段的人都有,包括有年过花甲的老人拖着孙儿的手围着。喔刚有人举报怀疑诬陷钱财,这真是不幸。

嗯?好像来了位很厉害的人。他居然强行破坏桌椅损坏公物要罚款!那是什么…一堆骷髅头?咱放大看看,旁边写着“古董酒杯大清货出售,买一赠二”那种东西谁会买啊!

观众席很混乱不一一放出,有损该节目质量。

——————————————

如果您喜欢本节目请点击订阅,还可播打电话:23232333或编辑短信支持,该节目会以号码抽取幸运观众。三等奖可获得一份“青椒炒茄子”(限量30位)二等奖可获得濑户内r18本或画册附小挂件(限量5位)一等奖可获得capcom特典版“长曾我部元亲”“毛利元就”玩偶,附嘉宾毛利元就的《日轮》一本,开页有亲笔签名(限量2位)还在犹豫什么,赶快拿起电话,说不定幸运的就是你!


【濑户内相性100问】

※这儿第一次写相性100问,写得渣多包涵_(;з」∠)_

※节目以濑户内已经结婚了的前提下进行√

※会涉及点幼时.aniki:姬若子,毛毛:松寿丸

※苍红偶尔会乱入

※角色崩坏大概不会有,虽然毛毛傲娇但不会傲娇过头了→ →对于称谓,俺来俺去吾来汝去其实好不爽啊【ni

没问题不嫌弃的话就往下看吧☆

本节目由——战国基佬、蔬菜沙拉品尝屋提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幸村:大家好,欢迎来到濑户内夫夫相性一百问!在下真田源次郎幸村参上!!!!被托付主持此节目在下很开心,在看期间请各位遵守好规矩。

【此时长曾我部元亲、毛利元就已入座。长曾我部元亲从未开场前就一直在盯着毛利元就傻笑,而毛利元就镇定自若没有太多地理会他,只是一个劲儿在翻关于扎比教的书】   

1.幸村:一切准备就绪的话就开始了!请问阁下的名字?

元亲:长曾我部元亲。

元就:毛利元就。

元亲:诶——明明已经嫁过来了还姓毛利吗~~?

元就:长曾我部汝给吾闭嘴…!

元亲:【有点委屈地瞅着毛利】

元就:别给吾装可怜。【还是把手覆在长曾我部的银白发上揉揉】

元亲:【眯眼幸福地享受】

台下众人第一问就被闪瞎——

2.幸村:阁下的年龄是?

元亲:官方没公布,不过,毛利比俺年长好几岁。

元就:【冷哼】

幸村:原来毛利殿比长曾我部殿要大吗!在下一直以为长曾我部殿会年龄比较大呢。

3.幸村:阁下的性别是?

元亲:俺纯爷们当然是男的!

元就:男。

4.幸村:请问阁下的性格是怎样的?

元亲:好胜、重情义、稳重豪迈。

元就:冷酷、残忍、不怜惜任何一弃子,弃子只能一辈子为弃子无用。

幸村:毛利殿的发言真是惊人,不过为什么要说弃子?

元就:因为可以随意丢弃。

幸村:感觉这样做不太好。

5.幸村:对方的性格?

元亲:细心认真、智商高得有时候俺都跟不上他的逻辑、在打仗期间是个心狠手辣,狡猾好胜的人。还有一点就是口嫌体正直【笑】

元就:嘁。【亮出日轮架在长曾我部脖子上】汝说谁口嫌体正直?粗神经、大大咧咧、易上当、脑子里只有鱼、变态、色鬼、愚蠢!

幸村:毛利殿别冲动啊!!!

元亲:怎么啦,毛利你别生气嘛~~~~~

元就:【听到劝阻沉思放下日轮】哼。别用这种恶心的语调跟吾说话。

幸村:好险没引发事件……。

6.幸村: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元亲:儿提时代,在毛利的宅子内。

元就:嗯,同上。

7.幸村: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元亲:感觉有点生涩,举止很帅气,开心笑起来的样子俺最喜欢。

元就:姬若子…很温柔,有点天然,总是顾及别人在先,不会照顾自己,总一副病弱的样子让吾担忧心疼,他一有心事就会独自一人承担也不跟吾倾泻,忧心忡忡的。他说过:“松寿丸我之所以不会哭,是因为右眼一流泪左眼就会复发作痛哟,不想想起那时的痛,男儿有泪不轻弹!对吧松寿丸~”反而那时候吾抱着他哭了……分别的日子握紧了他的手一同立下约定【从追忆从前回到现实怨念状】再看看现在…长曾我部吾很想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吾至今还不能接受汝是那个曾经笑魇如花的姬若子。

【弃子同好会全程拍摄,这段话被收入珍惜收藏录,特写大镜头+高音质】

元亲:毛…松寿丸。【安慰似的抱紧了毛利顺便蹭蹭头发】

元就:【良久不做声色地回抱】

幸村:看来目前情况很温馨,有点苦恼要不要进行下一题。

【台下的伊达政宗向真田幸村招手示意,真田幸村在台前蹲下,只见一碟团子在伊达政宗手里,真田幸村双眼已发亮没忍住吞口水】

政宗:honey你看,现在他们是二人世界被打扰了不好,到下面来吃点团子等待他们怎么样?

幸村:政宗殿你对在下太好了!【从台上直接跳下】

政宗:【急忙接住揽怀里亲手喂幸村吃】

小十郎/佐助:政宗大人/旦那……。

观众/手下:台上台下双闪弹,我等护眼并卵用。

8. 幸村:【吃完团子乐开花满意地回台上见两位差不多卿卿我我完了才发问】那么现在节目继续!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元亲:全部。

元就:【单两字听得脸颊稍有点红】像吾喜欢的太阳一样…很温暖。长曾我部汝蠢的吗。

元亲:俺是认真的,毛利。

元就:【耳根也连同一起红透了】切…谁,谁要汝喜欢吾的全部啊。

元亲:【一旁观察毛利的表情乐滋滋地笑】少一部分都不行,俺的毛利元就就应如此,俺会就着他,陪着他,他想去哪俺就带他去,他是俺倾尽一生精力也不辞劳苦要保护好的人,无论曾经如何,只有现在和未来,谁敢伤害他先刺穿俺西海之鬼的心脏!守护他直至到生命最后一刻。

元就:【听得有许些愣心头又涌上一番感动】吾有能力对付弃子,但汝的好意,吾收下了。

9.幸村:讨厌对方哪一点?

元亲:没有。但家暴有点疼…。

元就:粗神经,粗暴,粗脾气,不会节制。

【台下众人一副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的表情】

10.幸村:阁下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元亲/元就异口同声:好/不好!

元就:谁跟汝相性好了!

元亲:哪里不好了~【当众凑近吻了脸颊】

元就:【横力一掌拍长曾我部元亲脸上,别过头不给予理睬】

元亲:【揉着打得红肿的脸却笑着】

11.幸村:阁下怎么称呼对方?

元亲:毛利。其实想叫元就了,但叫毛利叫习惯了有点拗口。

元就:长曾我部。

幸村:咦都是叫姓呢。

12.幸村:阁下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元亲:哈,果然还是相公吧!

毛毛:长曾我部汝想死立刻说。不希望有其他称呼,敢乱叫吾吾就让你见不着明日的太阳。

元亲:虽然预料到你会这么说但也有点小失望。【一脸我觉得我很委屈】

13. 幸村: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阁下觉得对方是?

元亲:狐狸。被称为诡计智将的毛利再合适不过了。

元就:狼。正如长曾我部的习性。

14. 幸村: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阁下会送?

元亲:扎比与日轮相关刊物,还有国际象棋,看起来毛利玩棋会很厉害。

元就:哼,弃子…还蛮懂吾的。他也不缺什么物品,大概送亲笔诗,不指望他能看懂就是。

【台下炸了,那不就是高端上档次的情诗示爱么!!!!情调真高文艺极了!!】

15. 幸村:那么阁下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元亲:只要是毛利送的俺都不会讨厌。最想要的嘛……就是毛利元就这个人。【意味深长笑】

元就:吾想长曾我部快去地府!【给记眼刀仿佛瞥得能让人血流成河】他送的礼吾别无挑剔。

元亲:【惊】这眼神能杀人啊…毛利我错了啦~~

16. 幸村: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元亲:轻视手下这点,俺还是希望毛利能公平对待信任他们,他自己也能受到爱戴。

元就:可笑,吾不需要懂那些东西。他跟部下太过亲近,很吵,会让吾分心。

幸村:政宗殿跟我说过这种情况叫吃醋!呐,是不是,是不是?在下没说错吧?【用得知不久的新知识以期待的眼光望着毛利元就】

元就:【被真田幸村眼光里的期盼一时不知所措如何回应】

元亲:就是那样真田!毛利有点害羞所以我替他答了!

元就:【伸出拇指食指用力拧着长曾我部元亲的腰部肉】

【现场发出杀猪般叫声——】

17. 幸村:阁下的毛病是?

元亲:没有!【非常自信的口吻】

元就:吾认为吾的所作所为与判断都是对的,所以吾认为自己也没有。

18. 幸村:对方的毛病是?

元亲:总是一天到晚忙公事,摆着冷脸。

元就:各种方面上都有毛病,包括长曾我部这个人也有毛病。长曾我部吾不像汝一样整天游手好闲。

元亲:抽出点时间陪陪俺不行吗毛利?

元就:吾认为随意进入他人宅邸和在他人办公事时捣乱聒噪的没有资格提出此要求。

19. 幸村: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元亲:正如上题所说办公太久,还有花在扎比教和向日轮祈祷的时间太长了。

元就:长曾我部汝对吾的安排有异议的话就滚回汝的船上去。只要惹到吾不耐烦便不快,还有…太粗暴了。

元亲:毛利你说的是哪方面啊,嗯↗↘?

元就:吾什么都没说。再问割掉汝的舌头!

【台下伊达政宗:小十郎,他们说的好像是后50问的话题,让我honey听到这些东西没问题吗?

片仓小十郎:政宗大人请放心我想真田他不会听懂。】

幸村:粗暴?莫非长曾我部殿会经常与毛利殿打得很激烈吗!!就像我和政宗殿一样!

【台下众人内心os:不…可比打架严重多了。是打♂架。】

元亲:没错俺每天晚上都很期待和毛利打架~!

幸村:晚上太黑了为什么阁下不早上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呢?

元亲:【坏笑道】规矩。

幸村:原来如此!在黑暗中也能战斗不愧是西海之鬼!!

元就:【已经在一旁默一脸】

20. 幸村:阁下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元亲:这题不跟上题差不多么,跳。

元就:出题人真啰嗦。弃子就是弃子。

【出题人前田庆次在幕后蹲墙角快哭了】

21. 幸村:长曾我部殿与毛利殿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元亲:【哔——】

幸村:怎么消音了?

元就:【揉揉胀痛的太阳穴】

22. 幸村:长曾我部殿与毛利殿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元亲:若要从小算起的话那就是毛利宅邸后院。那里的樱花树很美。若要从交往后开始就是海滩。

元就:瓣儿白粉相融点画,孱弱身躯立树怜抚,兴风樱瓣似流涕簌簌下,贻吾人樱花拈花一笑,此笑徒存回清梦影。在樱花树下起风那一刻的姬若子,在吾眼里是最炫目的。在海滩的那次,过得勉强算好吧…。吾也就有那么一丢丢开心。

【弃子同好会的成员高举旗子抹泪呐喊赛高。(入会的都是蛇精病么x】

元亲:【不明觉厉】毛利,至少你有开心,这就足够了。【眯眸笑得甚暖毫无半点虚假】

元就:【笑颜看得出神仿佛看到了姬若子,伸臂环住长曾我部元亲脖子】

【台下aniki的弟兄们/弃子同好会:大哥!!!/会长!!!要幸福!】

23. 幸村:那时候长曾我部殿与毛利殿的气氛怎样?

元亲:意外地安静,蛮温馨。

元就:没有多余的杂音吾觉清净很欢愉。

24. 幸村: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元亲:俺想想啊…不太记得了。

元就:只是牵过手。

元亲:俺居然没有强吻吗!

元就:那汝就不能活到现在了。

25. 幸村: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元亲/元就:战场!

【手下都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26.幸村:阁下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元亲:来一场海上盛宴!就怕最后会被扎比教的条规洗脑变吟诵会。

元就:吾对生日这种无聊的日子没有兴趣。大概会抽出那天时间陪他一整天,吾也没有什么可以送的。

元亲:不,毛利。那样就令俺很感动了。

27. 幸村: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元亲:当然是俺。

毛毛:他。

28.幸村:阁下有多喜欢对方?

元亲:海有多广俺就有多喜欢毛利!【内心想着终于帅了一回】

元就:比日轮和扎比要低一个等级。

元亲:也就是说俺还没日轮和扎比好吗?!这两个情敌要铲除,毛利你要是天天做那种奇怪的举动咱以后怎么过日子!

元就:长曾我部,汝敢动手吾立马跟汝离婚。

(求aniki心理阴影面积)

29. 幸村:那么,阁下爱对方么?

元亲:爱!

元就:不爱。

元亲:【sad】

30. 幸村:对方说什么会让阁下觉得没辙?

元亲:任何话,望着毛利就铁不下心了。(容我说句骗子!!!!你看第三季qnq毁容了都!!每句话都虐死人了好么!)

元就:比起说某些动作神态更没辙。比如认真看着吾时,还有笑起来的样子,太过刺眼了…。

元亲:【内心已打好算盘】

幸村:∑长曾我部殿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恐怖呢…这就是西海之鬼的气场吗!

31. 幸村: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阁下会怎么做?

元亲:啊哈哈哈…扎比和日轮吗,俺已经放弃与这俩交手了。毛利对这俩样可不是一般的痴迷执着……。

元就:他有这胆子出轨就别回来了。

【众人看到了女王气场up的某位周身散发着黑气】

元亲:【不怕死地靠近】怎么会,俺可是对你一心一意的毛利~~~

元就:哼。最好是这样。

32. 幸村: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元亲:不原谅俺又不能把毛利怎么样……唉。

元就:原谅?他爱跟谁走去便是,干吾何事。

幸村:毛利殿真的不会不安吗?如果某天在下不爱团子了也会伤心,哦呀嘎达撒嘛说过结婚的两人一方一旦不再爱另一方幸福就会到此结束,所以哦呀嘎达撒嘛一直和谦信麻麻相处得很和睦!毛利殿和长曾我部殿走在一起也不容易呀。

元就:会有点……。

幸村:对嘛毛利殿应该坦诚点!呦西下一题!

(台下猿飞佐助:旦那居然学会了神助攻技能…【颤抖着有点欣慰】

片仓小十郎:怎么了猿飞,不舒服?

猿飞佐助:没事,只是有点感动。)

33. 幸村: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元亲:毛利是守时的人,没有遇上特别的事不会迟到。

元就:他迟到知道后果如何。

35. 幸村:对方性感的表情?性感…?

元亲:360º无死角啊毛利,无论从任何时候看都那么诱人。

元就:什……!长曾我部,汝的脸皮是有多厚!

元亲:连打斗时也是。

元就:【欲离场被人员拖住了】长曾我部。今晚吃轮刀茄子!

36.幸村: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阁下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元亲:毛利主动时。

元就:无意间说出浪漫的言辞时,还有看着他背影时…。

元亲:毛利,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本大爷没有浪漫情调可言,只是一个爱你一世的长曾我部元亲。

【台下一半人已苏死】

元就:【嘴角不明显地微微翘起不禁露出点笑容,眼内柔情似水】

【台下苏死的继续遭2hit,其余血槽减半(有cp的还存活满血)】

元亲:【把一颦一蹙看在眼里也一同笑了】

38.幸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元亲:只要有毛利陪伴做什么都幸福。

元就:仰望日轮歌颂扎比。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前方Sunday毛利高能预警)吾乃日轮之子,弃子们哟加入扎比教吧!那是让汝充满爱,以及变强的野兽!喔不对是恩赐才对。扎比扎比~Love!尔等都需要Love来填充汝的世界!没有Love这个世界就会变得黑暗,所以让吾等以Love驱逐不干净的黑暗吧!扎比即是正义!扎比~

【弃子同好会表示会长又犯病。

台下众人已被ooc的毛利元就震惊】

元亲:【无奈地摇头】

【由于扎比教教徒未前来,弃子同好会只好配合响应】

幸村:让毛利殿改变得如此彻底感觉扎比殿是个大人物呢?但这个武将好像没听过…?

39. 幸村:【等骚动停止后才说】毛利殿准备好了吗?说了那么多话要不要休息下?

元就:不用,请继续。

幸村:好!曾经吵过架么?

元就:每天都在吵。

元亲:俺其实没想跟毛利吵…。

40. 幸村: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元亲:各种各样的事。

元就:是他太欠骂。哼。

41. 幸村:之后如何和好?

元亲:由我道歉安慰收场。

元就:看你求吾的可怜样子上吾才会原谅的。

元亲:【宠溺地】是是。

42.幸村: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元亲:不是希望,是一定。无论转世多少次,长曾我部元亲都会找到毛利元就,他不答应,俺就成天在他身边转悠,总有一天要打动他。

元就:长曾我部,死缠烂打的方式烦死人了啊…汝,是有多愚蠢。

元亲:毛利是属于俺的不会让他逃出俺的手掌心!呐毛利,若某天俺不在了……

元就:闭嘴。长曾我部,吾今生今世只认汝!别比吾早死在了战场上,知否!

元亲:那后世呢?

元就:……相同!

幸村:两位感情相当不错啊。在下被感动到了…请两位好好活着!!【望向伊达政宗】政宗殿你也是!

(台下伊达政宗:【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一跳尔后微笑】honey!你也是!只能由我澳洲笔头伊达政宗取下你的首级!)

杏花:是!!!!!!!

43. 幸村: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元亲:当语气放柔时。

元就:为吾所做的一切事情。长曾我部还是算可靠的…。

元亲:真的吗毛利!【扑过去结果被手肘猛地顶到了肚子】这点还真是没变啊毛利……

44. 幸村:阁下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元亲:尽量顺着他。  (我好想写是被殴打【bu))

元就:【沉默】

幸村:毛利殿?【晃手】毛利殿?在听吗?

元亲:俺知道!打是亲骂是爱对不对毛利~~!

元就:【刚想打下去硬生生收了手】换题。

幸村:喔喔…好的。

45. 幸村:什么时候会让阁下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元亲:又回到战争时冷嘲热讽的语气。

元就:不再对我笑时。

46. 幸村:阁下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元亲:蓝色鸢尾。(花语: 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元就:朱缨花。(花语:奔放、豪迈)

47.幸村: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元亲:没有。

元就:没有。

幸村:机密事件之类的也会告诉对方吗?

元亲:对同xi盟fu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48.幸村:阁下的自卑感来自?

元亲:没有自卑感,俺一向对自己有信心!

元就:自卑感是甚?一切都在吾的计算之内。

49.幸村:长曾我部殿与毛利殿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元亲:公开。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纯爷们怎能像个娘们似的!

【公开后更闪了,还能好好打仗吗?!——by怨念的部下们】

50.幸村:阁下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元亲:能。虽然乱世没结束,俺也想和毛利度过一世,能活到最后的赢家会是我们,西海之鬼在此立誓——毛利,你只需要好好活着就行了。剩下的问题就交给俺吧!

元就:别又把事都往自己肩上扛。吾会助汝一臂之力,吾只求安芸平安,但情况改变吾不会就坐着等结果。

元亲:好!有你帮忙更胜一筹!

幸村:长曾我部殿可是下了宣战?

元亲:是。【张扬的笑容满面透露出低压沉闷的气息使人寒噤】

【台下伊达政宗:All right,接受这个挑战!开个crazy party吧!

众武将默允挑衅。】

幸村:前50问到此结束休息一下进入后50问!唔…剧条例所写,未成年的请迅速离场,内含少儿不宜的问题。那么各位在下暂且先告别!祝各位接下来的时间也过得愉快!

——————————————————

观众席

羁绊教在大力宣传,正高潮演讲只听一人高喊:野鸭丝——!!!!!!然后。混乱了呗,你们在期待着些什么,打到一半上演肥皂剧么。【buni

玩球的刑部被一群熊孩子包围:

“ball!是个ball!好多ball!叔叔玩球球好腻害!”

“那个…叔叔你好,能给我摸摸这些球吗///”

“喂大叔你多大了,还玩球吸引小孩子。”

刑部表示很无奈。